学术分享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分享
自闭症儿童的基因解码

孤独症(autism),又称自闭症或孤独性障碍(autistic disorder)等,是广泛性发育障碍(pervasive developmental disorder,PDD)的代表性疾病。孤独症的患病率报道不一,一般认为约为儿童人口的2~5/万人,男女比例约为3:1~4:1,女孩症状一般较男孩严重。

1.jpg

临床上首次描述孤独症是在20世纪40年代。1943年,美国医生Kanner报道了11例患者,并命名为“早期婴儿孤独症”(early infantile autism)。他当时描述这个类群的患者特征如下:严重缺乏与他人的情感接触;怪异的、重复性的仪式性行为;缄默或语言显著异常;高水平的视觉——空间技巧或机械记忆能力与在其他方面学习困难形成对比;聪明、机敏且具有吸引力的外貌表现。

在20世纪40~60年代,又有数人描述了与Kanner报道相似的病例,并冠以各种各样的名称。当时的国际及美国精神病分类与诊断标准将这类患者归入“儿童分裂样反应”类别中。对于孤独症的病因学,当时普遍认为是父母养育方式不当造成了孤独症的发生。

20世纪60~70年代,Rutter的研究指出,孤独症的行为如果被认为是从出生到童年早期的发育障碍所致则更为合情合理。由此,逐渐把孤独症看作为是一种躯体性的、与父母抚育方式无任何关联的发育障碍。

20世纪80年代,关于孤独症的研究进入全新阶段。人们开始抛弃所谓“父母抚养方式不当”的病因假说,从生物学领域探索孤独症的病因,并在临床症状的识别和临床诊断方面将孤独症与精神分裂症彻底分开。随着对孤独症研究的深入,逐步认识到孤独症是一种在一定遗传因素作用下,受多种环境因子刺激导致的弥漫性中枢神经系统发育障碍性疾病。在此认识的基础上,开展了从分子遗传到神经免疫、功能影像、神经解剖和神经化学等多方面的研究,人们试图从这些研究中找到孤独症的致病原因。但直至目前,仍没有任何一种假说能从根本上完美地解释孤独症的病因。

虽然孤独症的病因还不完全清楚,但目前的研究表明,某些危险因素可能同孤独症的发病相关。引起孤独症的危险因素可以归纳为:遗传、感染与免疫和孕期理化因子刺激。


1998 年国际医学学术期刊《柳叶刀》(Lancet)发表了一篇报道,英国韦克菲尔德(A. Wakefield)医生发现8 位儿童在接种了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疫苗(MMR)后一个月内开始出现了自闭症症状,因而怀疑MMR疫苗接种有可能导致自闭症。2010年2月,经过严格的调查《柳叶刀》宣布撤销了这篇引起很大争议的文章。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在2011-2013年接连发布了一系列研究结果,通过大规模的数据分析及实验证明,8种用于小儿免疫接种的主要疫苗安全,不会导致自闭症。 

双生子研究显示,孤独症在单卵双生子中的共患病率高达61%~90%,而异卵双生子则未见明显的共患病情况。在兄弟姊妹之间的再患病率,估计在4.5%左右。这些现象提示孤独症存在遗传倾向性。

研究显示,某些染色体异常可能会导致孤独症的发生。目前已知的相关染色体有7q、22q13、2q37、18q、Xp;某些性染色体异常也会出现孤独症的表现。如47、XYY以及45、X/46、XY嵌合体等。较常见的表现出孤独症症状的染色体病有4种:脆性X染色体综合征、结节性硬化症、15q双倍体和苯丙酮尿症。 

此外,每年均有新的关于孤独症候选基因的报道。近年来新报道的孤独症候选基因Clock,PRKCBl、CNTN4,CNTCAP2、STK39、MAOA、CSMD3、DRD1、Neurexinl、SLC25A12、JARDlC、Pax6等。另有研究报道,在汉族孤独症患者中,NRP2基因存在遗传多态性。 

一项研究分析了超过1000名拥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中国人与自闭症风险相关的189个基因,这些基因是在其他族群的患者中发现的。他们特别寻找了仅在受影响的个体中发生的突变,而不是从父母遗传的那些突变。约4%的患者具有这样的突变,并且这些仅发生在29个基因中。这远远高于随机的预期。

利用CNV和基因分析可对孤独症产前预测或产后病因检测,在为家庭提供更多积极应对的措施的同时,也为临床提供更多的疾病数据。

2.jpg

自闭症女孩Iris Grace绘画天赋

研究发现,自闭症患者和高智商人群存在许多共同点,如脑增长更快、视觉、感觉和空间能力更强、注意力更集中等。而童年时就表现出较高智商或学习时间更长的人群患自闭症的风险也更高。对于某些具有“超级大脑”的孤独症儿童,更是国家乃至人类宝贵的财富,需要的不仅是关爱,还有国家的培养,这也为“中国脑计划”揭示大脑的奥秘提供更多的支持。

参考文献:

De novo genic mutations among a Chinese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cohort. doi:10.1038/ncomms13316

Tychele N. Turner, Bradley P. Coe, Diane E. Dickel et al. Genomic Patterns of De Novo Mutation in Simplex Autism. Cell, Published online:September 28, 2017, doi:10.1016/j.cell.2017.08.047

http://www.mss.ng